当前位置:甲坪新闻网>体育>巴黎人不给出 - 西安幼儿园教师虐童事件反思|发达国家都是如何监管幼儿园的?

巴黎人不给出 - 西安幼儿园教师虐童事件反思|发达国家都是如何监管幼儿园的?

2020-01-10 17:25:41 浏览次数:2254
  

巴黎人不给出 - 西安幼儿园教师虐童事件反思|发达国家都是如何监管幼儿园的?

巴黎人不给出,核桃一姐写在前面

在中国养个孩子,到底有多少潜在危险需要家长去面对?上海砍杀事件余音未消,又爆出西安幼儿园虐童事件。

愤怒,又心疼。无法想象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的话,会是怎样的反应!虽然这样的事件早已称不上新鲜,但是每出一起还是会觉得一盆凉水浇在心上,在炎炎夏日浑身发抖。

本该是让孩子度过欢乐童年的幼儿园里,却给幼小的心灵留下了可能终生难散的阴影。

是什么,造就了这场噩梦?

“我不睡觉,老师就扎我”

距离北京红黄蓝幼儿园孩子疑似遭针扎、被喂药事件过去仅仅半年,又一起令人揪心的虐童事件被爆出。

上周末,约20余名幼儿家长在雁塔区金苗幼儿园门口聚集,反映该园大一班有多名幼儿疑似被针扎。

一名姓韩的妈妈被告知,在自己的女儿身上发生的事情:

“一开始我问孩子,在学校有没有什么不开心,他说没有。然后我就说,别的家长说,你们班有孩子被老师用针扎了,你有没有被针扎。孩子说有,她给我指两个手臂被扎了,还有屁股和嘴巴,我看她各个部位都有针眼。”

“孩子身上出现不同程度的红肿,被扎过的痕迹”,这个消息传开,家长们马上赶到学校,调取了当时教室里的监控摄像。

视频监控显示,当时正是午休时间,孩子们都躺在自己的小床上,一名女老师手里拿着东西,在多个孩子床前停留,用手里的东西扎着孩子,很多小孩因为害怕用被子蒙住头,即便如此,女老师将被子掀开做着这些举动。

这不应该是恐怖片里才会有的情节吗?

这些柔弱的小生命,要接受一个拥有绝对权威的大人对自己的虐待,不敢哭,不敢说。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默默承受着痛苦,这是怎样的滋味?最让人心疼的是,他们心理上面临的重压,可能比他们生理上遭受的摧残更为严重。不知何时还会发生何种形式的体罚,这种恐怖的体验会不会对孩子们以后的生活带来阴影?

另一位姓李的妈妈也回忆了当时的情景:

“我娃把头一低,眼泪汪汪的。问我孩子扎哪了,他说这这这都有,我一看全是红的,我看这个视频都崩溃了,嗓子都哭哑了。”

李妈妈提供的孩子照片可以看到,宝宝在大腿处、胳膊处,都是密集的泛着红色的伤疤,有些伤疤大还能看到血凝固之后的结痂。

孩子们表示,不睡觉会被扎,不听话也会被扎。

平时自己连责备都舍不得的孩子,在幼儿园遭到这样的对待,很多家长都无法接受:

“从发生事情到现在,我都没办法形容自己的心情,我压根接受不了,两夜没有睡觉。”

目前,嫌疑人兰某已经被刑拘,幼儿园也被停园整顿、暂停招生。据了解,涉事老师今年22岁,去年开始在这家幼儿园实习,这学期考上幼教资格证,做配班老师,但并未转正。

园方的解释是,事件发生当天,主任老师请假了,所以临时安排她去照顾孩子。平日里,兰某给学校同事,包括学生家长的印象还算温柔负责,没人能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74.8%的中国儿童遭受过虐待

当然,园方的解释可谓让人失望至极。整个家长圈早就炸开了锅。

还有更触目惊心的。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北大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74.8%的中国儿童(16岁前)遭受过不同形式的虐待。

(▲点击查看大图▲)

十余名幼儿家长反映国际小二班的幼儿遭遇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并提供孩子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

半小时内喂孩子吃半管芥末,吃泻药、吃安眠药,赤裸裸的虐待儿童。携程亲子园的负责人表示,给孩子喂芥末的人,不是老师而是清洁工,还对外要求封锁消息。

家长说,“老师用脚踢他,把他拖进监控死角,那里摄像头照不到,但是听其他同学说,还是在持续地殴打中……现在孩子的额头上有个大包,鼻子流血流了好几天了,哭得很伤心。”

每个孩子在家都是被珍宠的宝贝。

为了让孩子接受最好的教育,拥有最光明的未来,每位父母都在拼尽全力。但是,谁能想到,本应是孩子守护天使的老师当中,却隐藏着这么多披着面具的恶魔?

类似事件一次一次爆出,到底还有多少孩子生活在阴影里?家长们的心,一次一次的凉下去。

幼师没有爱心和责任心,其它一切都是0

为什么虐童事件频频发生?

曾有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私立幼儿园园长说,站在一个从业者的角度上说,虐童事件是一直存在的。不光是民办幼儿园,公立幼儿园虐童的事情也不在少数。在有些人眼里,打手心、戳脑门、罚站、关卫生间等等这些只是体罚而已,不是虐待。只要有一个老师是这样对孩子的,然后领导默许了,并没有怎么样,其他人就会用同样简单粗暴的方式解决问题。

30个孩子在面前进行集体教学,这是一件非常专业的事情,需要经过大量的认知和实践才能完成。

即便是幼教专业的毕业生,也要在幼儿园进行师德、技能、儿童观、教育观等方面的培养,经过三五年的沉淀才能成为一个相对而言比较成熟的老师。退一步讲,刚毕业的老师,是不是学过儿童心理学、教育学,是否能理解孩子的年龄特点和心理发展规律也都非常重要。

但实际情况是,虽然政府规定,教育从业人员必须持资格证上岗,但我国22%的幼教并没有资格证,这一比例在农村是44%!很多教师根本不具备基本的素质。而且,那些学幼教专业的老师,真的热爱这个行业么?目前国内大部分幼教专业学校,对好学生的要求是长相好、唱歌好、跳舞好,而不是对孩子懂多少,了解多少,有多爱孩子。

幼儿园对老师提的要求并不恰当,最后导致体罚孩子,甚至虐待孩子的结果。

比如规定孩子9点必须上厕所,不想去的也必须去,之后想去的又不能随便去;

比如午睡时间是规定的,不想睡的孩子也必须老实躺着;

比如不能随便脱衣服、不能讲小话、不能乱跑、吃饭不能说话、不能趴地上等等。

素质教育、快乐教育说了这么多年,我们的幼儿园目前仍在实行统一固化的教育模式,很多在家里自由生长的孩子根本接受不了,这种僵化的理念就会导致老师和孩子之间形成矛盾。

发达国家都是怎么做的?

在我国,幼儿园的等级大体分为四种,示范园、一类园,二类园,三类园。由于各地的文化经济发展水平不同,各地有自己的幼儿园分级分类验收标准。但是,监管不到位、管理不成熟是普遍弊病。

那么,发达国家都是如何发展自己的幼教事业呢?

美国幼儿园的评级工作由非政府机构执行。在幼儿教师资格准入方面,各州有不同的要求。但基本来讲,幼儿园教师的学历水平都应该是本科及以上。如果是专科毕业的,那应聘者需要先把学前教育的课程都修学一遍、把所有资格证考齐了才能上岗。在课程要求上,有大脑研究与语言学理论、儿童心理、电子教学等等;在技能要求上,有一个词被反复强调:“love”,爱孩子,也爱你的这份工作。

另外,美国流行的个性化教育模式,是让孩子在幼儿园自主玩耍,进行不同的项目,老师及时对孩子进行评价,引导他们进入下一个项目。曾有一位中国妈妈让孩子进入美国幼儿园后抱怨说“我叫幼儿园老师给我儿子定时喝水,可是她根本不去管”。后来老师表示:“水壶就在那里,他要喝自己会去的,我们不想强迫孩子”。这样的教育理念,既尊重了孩子的个体差异性,也培养了孩子的独立性和适应能力。这其中的主要原因是教育结构的问题。在我国所有层次的幼教专业毕业生里,本科生仅占3%,专科生9%,中专生最多占到了88%。

英国的教师和保育员,在不同的机构中受过训练,具有不同的任教资格,在不同的学前教育机构执教,从事不同的工作。

教师的训练是非常正规的,志愿做教师的学生要在高等院校学习4年,学习的课程主要有:教师语言、儿童游戏活动、儿童认知发展、儿童的学习、儿童发展、得到教育学土学位以后,在学前教育机构试教1年,才能获得教师资。

保育员的培训时间相对较短,学生在专科院校学习2年,其中40%的课时是实践,通过考试后可获得资格证。

除了职前教育以外,英国政府还重视对保教人员的在职提高,鼓励他们到各种短期培训班中进修;还组织教师外出参观、学习,使教师能根据自己对儿童的理解、对学科知识的认识,提高教育能力。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英国的幼教是一个高薪行业,最低的入门者工资也有1.8万-2.2万英镑,而资深从业者能达到3万以上。而在中国,幼教的工资水平却是和保安、清洁工、小时工等行业差不多。幼师的薪酬水平较平均水平低10%至30%。在北京,平均工资水平为7000左右,而很多幼教的月薪却只在2000到3000元之间。

在日本,幼儿园教师是一个社会地位很高且待遇优厚的职业,属于教育公务员。不仅要具备一般的教育教学技能,还需拥有深厚的专业知识与广博的理论基础,因此录用比率非常小,只有小部分人毕业之后有机会从事幼儿园教师职业。

为规范幼儿园教师队伍管理,确保幼教师资质量,日本相关法律规定只有持有幼儿园教师资格证书者才有资格成为幼儿园教师,而要获得教师资格证,必须拥有短期大学(日本女子职业大学的一种)或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之后的在职进修中也有“素质晋级”要求,在职期间如果表现不好,很可能被炒鱿鱼。

澳大利亚政府对学前教育非常重视,对学前教育投资巨大,但投资的针对方主要不是对办园者,而是对幼儿家长发放“幼儿补贴”。即使在西方发达国家中,澳洲政府对家庭的幼儿补贴也是非常慷慨的。在澳大利亚每个送孩子上幼儿园的家庭都能从政府那里拿到非常优厚的补贴,即使最贫困的家庭也能让幼儿每星期上一、两天幼儿园。

和幼儿补贴紧密相连的是,幼儿园评估体系。只有通过政府评估,质量合格的幼儿园才能有资格进入国家幼儿补贴体系,学生家长才能领到补贴。在澳大利亚学费昂贵、办园费用昂贵和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环境下,争取评估合格,进入国家幼儿补贴体系无疑成为每个幼儿园管理者所关注的焦点。

为了避免腐败,所有的评估员都是全国内筛选出来的至少全职七年以上的优秀幼教工作者。他们平时还是在自己的幼儿园工作,接到的评估任务都是随机分配,需要几天时间去完成。

这就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每个幼儿园都不知它会面临一个哪里来的评估员,所以只能通过完善自己的管理体系,争取补贴和家长的青睐。

的确,相比发达国家,中国的幼儿教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们不期望一夜之间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至少也希望,每次有类似事件爆出,不仅仅是一群家长的哀伤和一家幼儿园的整顿。

希望全天下的孩子,都不必再遭此梦魇。

最热新闻